当前位置:主页 > 摄影 >

用相机留住温度的信徒—古典人文摄影大师杨飞

发布时间:2021-07-09| 来源:互联网 | 浏览量:

初听到杨飞这个名字,相信大多数人都跟我一样,在脑中似乎搜寻不到这样的一个人物,只有当拿出杨飞的作品,大家才会恍然大悟,“这些照片就是他拍的啊?”

张天爱、金晨、宋祖儿、王智、蒋梦婕、安以轩、张含韵……在杨飞的镜头下,将中国女性的柔美和细腻在中国风的画卷上铺展开,氤氲弥漫,描绘出了独属于杨飞古典人文摄影风格的国风艺术品。

安以轩《听雨》

安以轩极富东方女性的韵致,结合黄薇老师中西融合,轻灵写意的中国风定制设计款服饰,在杨飞的镜头里绽放出不一样的自己,很难想象这些照片里柔美的笔触,是出自一个男性。

安以轩《侯月》

一体两面的“飞戈”

这就是杨飞,但他更喜欢别人叫他飞戈,他戏谑地说到,“艺术家都要给自己起个花名的,我虽然还谈不上是艺术家,但是花架子要先搭起来的”。

杨飞(飞戈),中国风摄影行业知名摄影师,盘子女人坊摄影总监、中式古典风格拍摄的创始人,在业界享有盛誉,获得人像摄影写真样照十强,作品先后被《人像摄影》、《今日人像》等摄影专刊收录,他的摄影作品给人们展现了深层次的中国风文化底蕴,将中国美与艺术,融合在完美的人像作品中,形成了独属于杨飞自己的古典人文摄影风格。

说到飞戈的一体两面,或许要见到飞戈本人才可以真切地体会到,生活中的飞戈常常以艺术家常见的不修边幅的姿态出现,但是头上的小发髻却总是一丝不苟地盘着,用飞戈自己的话说,想拍好别人的发髻,自己的发髻得要先盘好。一口带着湖南口音的塑料普通话,可能是囿于湖南人泼辣直爽的性格,说起话来没那么“好听”,“五大三粗”的形象,与他精致的发髻总是矛盾又和谐地共存着。

但到了工作状态中,飞戈整个人又好像换了个灵魂,从人物的表情、步态乃至到一根发丝应该垂坠的角度,他都会亲自下场一一调整和示范,这两种状态让人很难想象会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

在飞戈鬼斧神工的镜头里所有女性都被激发出了全部的女性魅力,所以很多业内人士都称飞戈是摄影界的“欧容”,摄影界里最懂女人的男人。新版红楼的蒋梦婕、九州缥缈录的宋祖儿,将自己更隐秘更不为人知女性魅力绽放在杨飞的镜头前。

蒋梦婕《潇湘妃子》

宋祖儿《丹枫瑞鹤》

被一台海鸥定格的人生

杨飞出生于70年代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母都是国企工人,在杨飞印象中,小时候看电视需要整个小区统一时间聚集大院儿一同观摩的年代,家里最值钱的是爸爸一台早已没有了胶卷的海鸥牌相机。家里一直都没有条件购置电视,但是这台旧版的初代海鸥却一直闲置家里多年,杨飞说自己没有追溯过这台海鸥的源头,他说这早已不重要了,或许是杨飞的爸爸也曾满腔热血地拿起过镜头,这台海鸥成为了两代人的默契和缘分,也似乎早已注定了杨飞是个今后要拿起相机的人,这台没有胶卷的海鸥成了年少的杨飞唯一的玩具。

年幼的杨飞,所有的假期几乎都是跟这台海鸥呆在一起的,田野、山岗都是杨飞的天然影棚,花鸟虫鱼皆为杨飞的天然模特,取景框就是杨飞的眼睛,杨飞的大脑成了这台海鸥的生物记忆体,他们相辅相成着……摄影诗人孙郡说:“镜头前的花开花落,要等。”,杨飞却说:“世间万物皆美,你不要去等,要的是机缘巧合下的碰撞”,属于杨飞独有的对美的理解,就在这一次又一次没有胶卷的空按快门下培养了起来,形容杨飞是美的信徒,一点也不为过。张天爱浓艳大气的五官之下,一袭浅白汉服,浅笑如含,少了一些锋芒,取而代之的是宁静致远。

张天爱 《浅陌嫣然》

杨飞的三板斧

“新”、“旧”、“精”与其说这是杨飞摄影的三板斧,不如把这三个关键词定位为构建杨飞摄影乐园的三个阶段或许更为贴切一些。杨飞拥有作为匠人最典型的气质,对自己的“手艺”,拥有一种近似于苛刻的自尊心,并为此不厌其烦、精益求精,但求做到极致完美,这一点从杨飞三个阶段的作品中均可窥一二。

“新”——对于刚进入摄影圈子的杨飞来说,从小浸润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他拿捏古典文化和古风摄影风格的作品,可谓是信手拈来。但是他深知一直在古风风格的舒适圈内,很难再达到新的高度,于是如何在保留自己深爱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同时,进行创新和融合成了当时他日夜思考的问题。

一次偶然的机会,沿着湘江沿江街道走着的杨飞,左手边是唱着花鼓戏的戏曲爱好者,右手边是划着滑板的嘻哈少年。一个文化与时尚碰撞的想法在杨飞的脑中迸发了,杨飞摄影生涯中最具代表性的主题作品《释灵》诞生。

《释灵》

去除了传统戏剧服制繁杂的饰品,完整保留了戏曲妆造中最具代表性的头冠及妆容,并加以身体勾花增加主题的层次和画面感……戏曲头冠妆容与时尚前卫的身体勾花,让本单一的风格立刻多了好些灵气。释灵,是整个行业内第一个以戏曲元素加入到时尚古风拍摄的主题,女性一种绝世独立的美感与传统的戏曲艺术感性结合,当时来讲风格独特,顾客体验感满满。这也是杨飞一直追求的融合的美,把“中国传统文化”及“时尚”这两样完美地融合在一起,看似矛盾又极其平衡。《释灵》的推出,立刻被摄影类专刊《人像摄影》刊登,前所未有的融合,让杨飞打响了自己的第一仗,杨飞说到:传统与时尚似乎是背离的,不可共存的,但是《释灵》证明了,他们不仅不是不可调和的两极,甚至可以相辅相成。

《释灵》

国民游戏IP王者荣耀的复刻,分别由张天爱、宋祖儿、王智、蒋梦婕演绎,这也是杨飞探索古风摄影新路径的一记重拳。

张天爱《王者荣耀—貂蝉》

宋祖儿《王者荣耀—上官婉儿》

王智《王者荣耀—杨玉环》

蒋梦婕《王者荣耀—王昭君》

有过跟游戏IP跨界的经验,杨飞又将目光投向了影视IP上,杨飞认为古风摄影与古风影视剧IP的融合是最浑然天成的,古风影视IP的国民普及度可以更好地将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和视觉化表达扩散出去。

于是,杨飞决定对前阵子热映的,由李一桐和许凯主演的《骊歌行》进行了全面的掌镜,在电视剧海报、人物形象海报及重要的花絮剧照上均用心良苦,在服装造型细节上的打磨精细之极,拍摄的光影交错也极具东方美学韵味,细腻的质感十分抓人,在相当程度上激发了受众对中国古典审美热情。

李一桐《骊歌行—傅柔》

许凯《骊歌行—盛楚慕》

“旧”——杨飞的第二个阶段,称之为“旧”,但并非老旧过时的意思。杨飞《释灵》的成功,反而让他越来越意识到他个人风格中传统文化的那一部分的重要性,如果没有戏曲这样深入人心的文化元素的加持,《释灵》是否还会这么受到广大群众的热爱?回归本源,继续专注自己最感兴趣的传统文化,是这时的杨飞最想干的事情。

杨飞开始钻研自己创作的主题的细节,尤其注重自己创作的主题下的文化内涵。“斗转星移,循环往复”,这是对中国传统二十四节气最精准的注解,杨飞根据自己一直以来的文化积累,并且查阅了中国传统二十四节气的相关特点和人们在固定的节气从事的各类生活生产劳动,仅用自己镜头的光影和主题服装的细节表现出了中国传统二十四节气,创作出了这一套《二十四节气图》,《24节气图》是以古典人物形象与工笔画风格相结合,以这样的图片,贴合主题,体现美好睿智从古传承到今的独特传统文化。这一套主题由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完美还原,以及细腻流畅的影像风格,使得杨飞自此被外界推崇为中式古典风格拍摄创始人。

《二十四节气图—霜降》

《二十四节气图—处暑》

“精”——在经历过融合创新,和深耕传统文化过后,杨飞愈发觉得中国传统文化是他创作最为内核的东西。2019年,一部大气恢弘,考究精良,以唐代长安为故事背景的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惊艳了当下诉求纷呈,眼光挑剔的电视观众,杨飞携手曹盾导演团队,重新设计唐风系列《大唐十二时辰》。

《大唐十二时辰—卯》

《大唐十二时 辰—巳》

在绵延近三百年的大唐史册中,杨飞以一昼夜间的十二个时辰作为基点,使用不同类型的丝织品,麻织品包括锦缎在内的多种材质,结合唐代的服饰特点把盛唐时期的不同类型的人物以相对客观的形式还原而出,呈现给大众。上至宫廷嫔妃贵胄,下至民间闺阁少女,文有吟诗赋词学子,武有行侠仗义剑客,通过各种人物的服饰装束,来诠释那个时代的社会精神风貌和生活情趣。《大唐十二时辰》是杨飞驻足中国风写真摄影后又一个抗鼎之作,还原固定阶层的人在固定时辰中的生活方式,自然恬淡地谱出一副大唐“浮世绘”。

《大唐十二时辰—辰》

《大唐十二时辰 —寅》

杨飞在保证自己的作品尊重还原传统文化的同时,将作品进一步精进。杨飞反复打磨自己创作中对于主题的朝代背景,主题的故事情节把控,进而确定服装设计方案到考虑技术细节,每一个作品从色彩、质地、完整型性及后处理几个方面来保证自己的作品可以得到完美的演绎,金晨的《晨妆薇歌》就把杨飞这种近乎病态的严苛体现得淋漓尽致,这套主题所涉及到的所有工序几近苛刻,但这不正是一个艺术匠人需要有的品质么。

  金晨 《晨妆薇歌》

杨飞追求卓越与超然,萌发出来的是智慧和光辉,是源自人们内心对美好的渴望和想象,展示传统而独具东方魅力的美好、典雅、浪漫与温馨之气。

结语——有温度,镜头里总有丰收

当人们问道,那些封尘在历史中,不为人知的画面,如何展现的时候,杨飞总是回答:“如果现实中不存在这些画面,那摄影师就应该去导演这一幕”。就这样他的作品中蕴藏着,摄影匠人对古典审美独到的看法,他用自己的摄影语言,开拓自己的古典人文摄影风格,一种所有人都读的懂,无需额外注解的风格。


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13-2018 财经快讯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部分图片或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果无意中对您的权益构成了侵犯,我们深表歉意,请您联系,我们立即删除。